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九章 师父

第九十九章 师父

  可是就算前方是绝望的深渊,那有如何,我此刻身为虎魂,是不可能大声喊话的,和他们意识沟通又浪费我的灵魂力,我根本就是不屑于那个老者。

  但是对于肖承乾和林辰,我却是摇了摇头,肖承乾顿时失望了,脸上还带有一种绝望的着急,毕竟谁能忍心看着朋友在自己面前魂飞魄散?

  至于林辰,脸上则透露出了一种对我‘执迷不悟’的不解,估计他觉得我这个人不会审时度势吧。

  而这时,我的身后响起了一声喝骂的声音:“放屁,我老李一脉,一入门,就生死只能是这一脉的人了,大恩,大情于心中时刻都不敢忘,你要我背叛,你是在放你祖宗十八代的屁。”

  骂人的是承心哥,我看了承心哥一眼,这真的是骂得痛快无比!把我想骂的都骂出来了。

  但显然,这骂人的话太过恶毒了,是激怒了那个老者,他冷冷的看了我们一眼,说到:“哼,执迷不悟的嘴硬小子,那你们就痛快的去死吧。但你是跑不掉,会留活口的,好路不走,非要走破路来显自己英雄,这就是茅坑里的石头,老李一脉吗?”

  要被留活口的当然是我,可是我是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

  这个时候,缠绕在鬼头王身上的黑色能量已经非常的淡了,终于在鬼头王又一声长嚎之后,一个全身漆黑的鬼头王终于出现了!

  它此刻真的到了力量的极致,在彻底醒来过后,第一时间就用冷冷的双眼打量着我这个给了它无尽阻挡与骚扰的存在,在下一刻就毫不犹豫的一掌拍向了我,速度快向了极致!!

  迎上去,这就是我的唯一想法,此刻除了我自己,没人知道,我再战很有可能就是魂飞魄散的结果,但很奇特的是,在此刻我的心中却没有一丝的悲哀。

  有什么好悲哀的呢?很小的时候,父母姐姐那样的疼爱我,竹林小筑,和师父那样安然的走过了少年时代,长大了,身边有可以托付生命的朋友和同门,还有一段如此相爱的爱情,有那么美好的一个女子这样的爱我...我这一生,虽然失去了那么多,可是我真的不遗憾!

  我以为我会死,可是一声炸雷般的声响出现在了整个山谷,紧接着就是无尽的震荡出现在了山谷,这种震荡带起的能量是如此之大,连身为灵体的我,鬼头王都双双都这种冲击波震荡的站立不稳,我是直接从空中跌了下来,而鬼头王则是倒退了好几步!

  ‘轰’‘轰’‘轰’的声音不绝于耳,此时整个山谷没有人能够稳稳的站着,或是扶持着,或是伏倒在地,大家的神情都带着惊恐和迷茫,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有我,第一时间想到了——师祖破阵!

  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朝着师祖那边张望,依旧是烟尘和浓雾笼罩,但是那轰鸣声已经渐渐的没有了,紧接着一个声音从烟雾中传出来:“吴天的后人门人就这么点儿出息吗?一边欺负我老李一脉无人,一边教唆我弟子叛门,难道心中就没有一点儿道义了吗?”

  吴天?吴天是谁?我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后来心中却是了然了,吴天应该就是我师祖的师弟,肖承乾那一脉的老祖宗了吧?

  随着声音的传出,笼罩的烟尘终于渐渐散尽,一个身影倒背着双手从烟尘中走了出来,在他身后,有着一个令人震撼的建筑,一道充满了蛮荒气息的长墙,沧桑而质朴,在长墙的正中,是一道没有大门的石门框,门框里面隐隐约约的看不清楚,只觉得在那门之后,一切的一切都有些像高温中视角,有些隐约和扭曲!

  走出来的身影是我,也是师祖,他终于完成了以阵破阵!

  可是对方的人却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只当是我这个嚣张的小子又‘回魂’了,肖承乾那一脉的人更是愤怒,纷纷喝骂,因为我作为一个小辈,竟然直呼他们老祖中的名字,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所以,刚才那个被承心哥骂的老者直接连声催促:“还啰嗦什么,叫鬼头王灭了他们。”

  鬼头王怒吼了一声,直接的扑向了我们,这一下带着不可抗拒的威势,我们是怎么也挡不住了,却不想师祖依旧消散,只是凝空画符,一道雷电竟然从刚才那个一人大的口子中落了下来,直直的劈向了鬼头王!

  对于邪恶的东西,雷电自然是最有克制的作用,一劈之下,鬼头王就嚎叫着倒退了好几步,雷电劈过的地方,竟然留下了一道泛着黑烟的红痕。

  但这是怎么回事儿?这里不是抗拒五行法术的吗?看着那道裂纹,我心中有一些清楚了,师祖刚刚施展的大术,已经把这个可能是远古巨龙的存在营造的一个特殊存在的空间给破了一个口子,外面的五行之力,自然就可接引而来了!

  “五行之术,怎么可能,你到底是谁?”

  “怎么回事儿,难道是老天在帮陈承一那个小子?”

  “不可能,怎么会有五行之术,不对,他竟然是凝空画符,瞬发法术,他怎么可能...”

  只是简单的一手,就已经让所有的人震撼,如果在此可以接引天雷的话,这个鬼头王反倒是真正的被克制了,因为它和小鬼不同,小鬼以怨气为‘生命力’,煞气为‘杀伤力’,雷电对它的效果绝对不是那么绝大的。

  但是鬼头王不同,这种纯粹邪恶的存在,恰恰就是被雷电所克制,这还只是普通的雷电,根本不是真正的天雷,就已经对鬼头王造成了如此的伤害。

  根本不理会那些人的议论,师祖开口了,他对我说到:“承一退下,撤掉合魂的状态吧,这个家伙交给我们来挡一阵子。”

  我们?那还有谁?我心中疑惑,可是还是感动,承心哥的泪水已经流了下来,师门的庇护和那种孤苦无依的拼命,在此刻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我在第一时间撤掉了合魂,灵魂回归了灵台,可是傻虎却没有跟着我回来,我在灵台是亲眼看见,傻虎不由自主的和其它三大妖魂一起进入了那个充满了沧桑的石门。

  同时进去的还有如雪!如雪...我心中的悲伤一下子又涌了出来。

  “既是无缘,也就不要强求,惜缘,惜的是缘分,而不是执意于心中的想要拥有的执念,痴儿,还不放?”察觉到了我的情绪,忽然一段师祖的意念就传达给了我。

  我一下子愣愣的,师祖这一句简单的话,在我心中反复的咀嚼,心中的哀伤竟然淡漠了一些,可是这一次的师祖未免太过‘活灵活现’了吧?

  我还没来得及琢磨什么,却又感受到了另外一道意念。

  “这里可借用的五行之力终究是有限的,灭杀这个存在,不足够!不过,在我掐算的时间内,为你们挡住也就够了,到时候,自有机缘为你们化解危机。这一次,就让我们老李一脉的师长来庇护你们吧,让我和我徒儿,共组天雷阵!”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心中所想的,只是那一年,我们在黑烟苗寨的山谷,几十个道士共踏步罡,共组天雷之阵,对付恶魔虫的那一幕!

  我只是下意识的想到,当时师父主阵,借助了那么多人的力量,但换成师祖和师父共同来组阵,那么一个简易版的天雷之阵也未尝不是不可以组成!

  而这时,我终于反应过来了,师父,师祖要和师父组阵?但是师父他在哪里?

  在这边,师祖已经开始踏动步罡,面对鬼头王的冲击,和上次在密室中一样,师祖竟然可以分心二用,凝空聚符,然后一道雷电加以阻挡,这是何等的潇洒风姿?

  但这一切,都不能吸引我了,因为我在灵台中,是分明看见那道古朴的石门之后,在一阵水波样的波纹荡漾开以后,一个身影,同样是背着双手走了出来!

  依然是乱七八糟的头发,未经打理的胡子,脏兮兮的衣服,带着一些很不正经的轻松,所以显得猥亵的身影,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师父!

  真的是师父从石门之后走了出来,再次看见他,心中的哀伤仿佛是来自灵魂的深处,我的双眼竟然流出了眼泪,根本不由控制!

  要知道,这个身体,是我师祖此刻在用啊。

  “痴儿,立淳儿教出来的徒弟,竟然同他一般执着。”师祖的意念传来,伴随着的竟然是师祖的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