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零五章 一触即发

第一百零五章 一触即发

  根据承心哥的判断,我们还是身处在老林子当中的,只是因为事情发生的年代已经久远不可考了,所以,只能粗略的判断这片老林子被隐藏了起来而起。

  但我万万想不到,壁画里的面具之人竟然会出现在这片老林子,而且不只一个,是一群,大概二三十个的样子,此刻已经把我们包围。

  我完全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出现的,或者是怎么隐藏自己行迹的,连我的灵觉如此出色,都只感觉到有人窥视的感觉,没想到已经来了二三十个将我们包围。

  承心哥和我一样震惊,可是在震惊以后,我们俩同时选择的只能是苦笑,这一趟寻墓之旅,难道就注定是那么的不能平安吗?

  别看我俩现在好好的,可是经过了外面那一场大战,我们自问若要再战,恐怕也发挥不出来几分战斗力了。

  面具之人手上拿着的是看起来异常原始的木棍,只是木棍的一头削的很是尖锐,在没有热兵器的情况下,我毫不怀疑这些木棍可以‘戳’死我和承心哥。

  这些面具人带着那诡异的面具,全身包裹在样式奇特,看起来却很粗糙的布料里,我们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也不能从肌肉的动作来判断他们是否对我们充满了攻击的意识。

  可就算如此,我和承心哥还是隐隐感觉到了他们的敌意,这敌意从何而来却不得而知。

  气氛有些僵持,我和承心哥打可能没办法打赢,谁知道这些面具人有没有很特别的能力,跑也跑不掉,我看除了天上,他们是四面八方的都把我们包围了,唯一能奔得方向就是龙墓那边,但我和承心哥可不敢保证在我们把那看起来很是厚重的石门推开之前,能不被他们逮到。

  在这种情况下,小喜和小毛窜到了我们身前,竟然对着面具人连连的作揖,我看得无奈,说到:“小喜,小毛,别求他们,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开玩笑,我老李一脉可以站着死,但绝对不跪着活!

  却不想小喜回头对我说到:“承一,我觉得他们很亲切,也许可以谈谈。”

  小喜这话让我和承心哥原本紧绷的肌肉稍微放松了一点儿,或者真的是小喜小毛的作揖起到了作用,也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那些面具怪人中有一个异常高大的人走了出来,声音沉闷的从面具下传来:“汝等可是觊觎龙墓?”

  这话说的可真够古人的,而且那声音说不出来的怪异,不是难听,其实他的声音还满是浑厚的,但就是怪异,就如同一只猫学狗叫,即便是它‘汪汪’的叫出来了,但你能不觉得怪异吗?

  我和承心哥都有这种古怪的感觉,但是说我们觊觎龙墓,这话从何说起,承心哥站了出来,再一次挂起了春风般的笑容,说到:“你们误会了,我们绝对不是觊觎龙墓,说到底我们是人,龙墓里有什么值得我们觊觎的?倒是这里的药材我很感兴趣。”

  面对承心哥的说辞,那个面具人不置可否的笑了几声,就如同龙墓真的有值得我们觊觎的地方一般,只是懒得和我们说。

  他把手里的木棍重重的往地上一跺,然后终于不说那文绉绉的古话,而是用比较现代的话对我们说到:“你们不能靠近龙墓,这里就是禁地!药材可以采摘,但不能动到根须,需要动根须的药材,只能动少一部分,有灵之物不能碰。来了,就不能离开,你们去住那里吧。”说完,那个怪异的面具人手一挥,意思也就是没得谈了,他的话绝对不会更改,也不容更改。

  不能离开?难道一入龙墓弃凡尘的意思就是会被这些面具人软禁起来?我皱着眉头,显然不能接受他说的这些,于是我站出来说到:“我们绝对没有恶意的,可是我们现在必须要在这龙墓等待,因为要等待我们的一个朋友。而且药材我们可以不动,但是我们是一定要离开的,只是我们现在不知道离开的办法。”

  我的话很直接,我有感觉面对这些面具之人,最好不要去做那虚与委蛇之事,直来直去或者会得罪他们,但绝对比虚伪的‘哄’住他们结果要好得多!

  面对我的直接,那个高大的面具之人先是呆了一下,‘嗯’了一声,接着就重重的哼了一声!他有些发怒了!

  在他的怒火之下,其余的面具人齐齐的吼了一声,然后朝着我们走进了几步,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意思!

  不知道怎么的,面对上百人,还是精英修者我都没有慌乱过,更谈不上心理压力,可是面对这些面具之人的包围,我的心里压力很大,不自觉的就拳头捏紧,另外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摸到了我随身背的黄布包之上。

  小喜小毛大急,小毛在连连的作揖,而小喜则是着急的劝解我和承心哥:“你们先依了他们吧,不要和他们起冲突啊。”

  “如果是先依了他们,以后恐怕真的不能离开了,何况我们没找到如雪,怎么可以放心?”在这种时候,一般懒得解释的是我,所以开口的是承心哥。

  ‘哼’,那个高大的面具之人又重重的哼了一声,而在这时,一个尖细而苍老的声音插了进来,又是一个面具人,只不过和那个高大的面具人对比起来,他显得瘦小许多,脾气也稍显温和一些。

  “我们早已接受了约定,不愿意多造杀孽再伤人。能到这里来的,应该都不是普通人,那么你们也应该知道这个地方是多么的难得,药材丰富,环境清幽,不受俗世打扰,而且在那边山脉上也是一个灵气无比丰富的地方,这世间已经再难寻到灵气充足的地方了。”

  “什么意思?”问问题的是承心哥。

  “意思就是,你们是修者,在这个世界,能让人避世修行的真正好地方已经越来越少了,你们要是意识到了这里的好处,就算我们赶你们离开,你们只怕也不愿意离开了,当然,除了这里,你们不能靠近。我们这是好意,你们难道不能意识到?”依然是那个声音尖细的老者在回答我们的问题。

  不得不承认,他的话真的很有说服力,而且处处是为我们着想,仿佛我们要在此时离开,就是傻X加不识好歹,还不容我们开口,那个先前的大个子又声音不善的说到:“你们这些人类就是虚伪,一开始寻到这里,就是为了所谓的宝物,之后不说是我们不要你们走,而是就算赶你们,一个个也是赶也赶不走的!你以为我们愿意留你们在我们圣地?你们...”

  那大个子像没什么心眼似的,说话透露的信息之多,惹得那个矮小的面具之人连连咳嗽打断他的话,可是我和承心哥已经听出来了,什么叫我们人类?难道你们戴着个面具就不是人类了?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跟我们走吧,这片林子里药材丰富,你们偶尔要来采药也是可以的。就是不能靠近龙墓而已。”那个矮小的面具之人似乎也不愿意多说了。

  我肯定不会答应,没见到如雪之前,我是说什么也不会离开这一片范围的,我不可能就这样放心如雪的。

  我刚要开口,就被承心哥拉住了,他微微眯了眯眼睛,忽然问到:“照你们的意思,你们是这里的原住民了?而且——你们不是人,对吗?”

  如果你面对一群戴着面具的人,说他们不是人,这应该已经是非常厉害的骂人之话了,一般人都会怒气冲天,可是面对承心哥的问题,这些面具之人异常沉默,更没有发怒的意思。

  只是那个声音尖细的面具之人说到:“如果你们一定要问,我也可以告诉你们!但是知道了这个秘密之后,你们更加不能离开了,你们可是想清楚了?”

  他的话刚说完,那个高大的面具之人就冷声说到:“人类?我们高攀不起!我们更不愿认作我们是人,你以后最好少说少问我们是不是人这种话,那是侮辱我们,再有下次,我撕了你们。”

  他倒是痛快的说完这段话了,可我心里却是怒火冲天,老李一脉的男儿可以容忍,不与人计较,可是被人这样威胁?所以,我‘呵呵’笑了一声,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而那大个子也向前跨了一步,说到:“你要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