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零七章 他们的存在 我一岁了

第一百零七章 他们的存在 我一岁了

  可显然龙墓之前,并不是谈话的地方,所以我们被邀请去了这些怪异的人所住的地方。

  在路上我问起如雪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如雪倒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

  原来她一进来就遇见了这些怪异的面具之人,他们一见到她,就惊呼等了很多年的龙墓之主终于来了,当时如雪还觉得奇怪也震惊,毕竟她也是在壁画上看见过这些面具之人的,那他们为什么叫她龙墓之主?

  这个问题,这些面具之人也没有很清楚的回答如雪,只是说看见虫子和如雪一起进来,就已经确定了如雪是龙墓之主,他们说这是先祖留下的预示,也有大能之人来过这里,清楚的说明了,如果有一天,一位姑娘带着虫子入墓,那么她也是可进龙墓之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如雪忽然开口对我说到:“你才那位大能之人是谁?”

  这个有什么好猜的,我只会想到一个人,就立刻说到:“不就是我师祖吗?”

  “是啊,就是你师祖,后来,我就被他们接到了他们的住处,说是龙墓很不稳定,在三天以后,才可以开墓入墓,把这些虫子‘震’在龙的身旁。”如雪给我说着后来的事情。

  “那我师父呢?”我有些急切的问到,毕竟我是亲眼看见我师父也进了这里,怎么会不在?

  “姜爷?”如雪歉疚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师父遭遇了不测?不可能啊!我明明认定那个根本就不是我师父本人啊!

  接着如雪说到:“抱歉,承一,你也跨进过那扇大门吧?那扇大门给人的感觉很是怪异,我有些恍惚,可是我感觉姜爷根本没有跨过那扇大门,而我也从始至终没有看见过他出现在这里过。”

  随着如雪的诉说,我的手心已经出了一手的冷汗,我深怕师父有什么不测,听完如雪的诉说后,松了一口气,觉得还好!

  本来师父的出现就让我觉得诡异,甚至判断应该不是师父本人,如雪的诉说倒也合乎我的猜测。

  只是如雪一直被我牵着手,自然也是感觉到了我手心的冷汗,她忍不住停下来,细心的掏出手绢,温柔的帮我擦干净了手心的冷汗和额头冒出来的一些冷汗,轻声的说:“看你这样子,我后来有帮你向这些人打听这件事,他们告诉我,这样的人应该是能入龙墓之人,龙墓里面自然就有答案。所以,你也别急,你是李爷爷的后人,你和承心哥自然也是有机会进入龙墓的,那时候不就有答案了吗?”

  如雪做这一切的时候很自然,可是我的心却随着她柔和的动作和话语一阵一阵的抽痛,她多么温柔,她应该是我的妻子啊,可是我们却不得不忍住内心的疼痛,这样去分离。

  是我太俗气,总是要追求人间烟火,相守的宁静,没有一颗真正的道心,还是说我年纪不够,一颗心里泛起的‘泥沙’还不能够沉淀,沉淀出至清看破之心境,所以才觉得如此的放不下?

  我没有答案,只记得师父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俗世的人心,就那一杯黄河水,不是吗?一个玻璃脖子去盛起一杯黄河水,那总是浑浊的,那些浑浊是恶,是私,是纠缠与不甘,是不放与执着,修心是炼,忍受各种割断与不甘的炼,痛。但修心也是沉,沉淀下来那些繁复于内心的最深处,再慢慢炼化!就好比一杯浑浊之水经过沉淀,也就成了清水,已经和泥沙分离了!缓缓倒出来,泥沙就可以抛却了。”

  炼与沉,师父,我是真的在体会!可是,为什么我没有答案,还是觉得痛?太痛?!

  我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如雪察觉到了,敏感的问我:“承一,你怎么了?”

  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到:“没事儿,就是想起你要留在这里了,有些难过。”

  如雪黯然,然后就是平静,牵着我继续朝前走,只是一句话轻轻的飘进了我的耳朵:“不是已经说好了么?何必再去想,不若就这么安静了岁月,回忆总是不会变的。”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

  ————————————————分割线——————————————————

  面具之人所住的地方是在树林边缘的山脉,或者说是我们看见的那个若隐若现的山脉的其中一小段,我不怀疑他们能有能力去建造房子,但他们所选择的却是住在洞里。

  因为要等着龙墓的开墓时间,我们在这里等了三天,这三天,应该就是我和如雪相守的最后三天,或许是因为不再是那一年,那么年轻的岁月,我们也不像当年,就如世界末日到了一般的去相守那半年,反而是选择的一种宁静自然的相处。

  炼与沉,这是需要沉淀的时候,我们何尝又不是在做?

  这三天里,我也发现了面具之人们的脆弱,因为有我们的存在,他们几乎在自己所住的地方也不会摘下面具,吃饭也是尽量避忌着我们,他们对人类的恨何尝不是来自于一种渴望与自卑?

  面具之人一共有两百多个,据说这就是他们全部的族人了,而他们的身份,经过这三天的相处,我也已经知道了,他们竟然是‘混血儿’!

  确切的说,应该是妖物和人类的孩子!这的确是一个太过于匪夷所思的答案了。

  现代的生物学早已经证明,人类不可能和动物的基因结合,但是妖物呢?恐怕科学会推翻妖物存在这一说法,也就不存在有这样的研究领域。

  我原本也不愿意相信,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我没办法去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

  其实他们那种混血的血脉已经很稀薄了,智狐长老就是一个人与狐妖结合的后人,他告诉我在巅峰的时期,他们的族人有两千多人,到如今也只剩下了200多人,就因为他们的血脉是乱的,生产是异常的困难,而如今族里每添一个小孩,人类的特征已经越来越明显,兽化的特征却越来越弱。

  “我们若不是灭绝,那么就是最终会成为真正的人类吧,这也未尝不是好事?不用躲在这片林子里,一直到我们毁灭。”这是智狐长老对他们一族最后的评论。

  关于他们这一族的历史,为什么会到这里来,追随一条龙,智狐长老始终不肯告诉我,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相比于动物,人绝对是更无情的,愧对他们做为万物之灵的地位,为什么做为最顶端的存在,不能多一些包容,多一些善良和仁慈?不如已意,不与己同时,就要选择无情的伤害?不管是言语还是肢体上的,总是给予伤害,总是把自私赤裸裸的展现给世间万物看见,你给非一族类的存在看笑话吗?看你们如何对万物无情,看你们如何内斗?如果有一天,动物学会了思考,第一个该笑话的就是你们人类。”

  智狐长老没有给我答案,却又像给了我答案,他的话让我久久的无言,久久的沉默。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人类走向了宇宙,是不是也是给宇宙的存在看笑话呢?会不会指着我们说,看他们,一个星球上就分了一百多个国家,好好笑啊!

  彼此‘呲牙咧嘴’的抢夺资源,严格的金字塔形势划分同类的等级。

  他们都忘记了他们是一个星球上的存在吗?

  或者,是我想多了!

  不过,这段经历却是让我难忘的,尽管只有三天,一切如梦似幻,我竟然存在于我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存在的‘人种’之中。

  在多年以后,有一个人爱狂热探秘的朋友找到我,严肃的对我说:“西游记是真的,这是有考据的!人们凭什么认为异样的生命体不会存在?在古时候,东西方的交流几乎是不存在的时代,在华夏的传说里有妖怪,西方有兽人,你难道说这是人类的共同想象力的巧合吗?天,这不可能,你要知道东西方的文化差异是多么巨大。”

  我很淡定的反问:“或者,这也许是巧合呢?东西方不也有太多的巧合?我是指在神话传说上。”

  “不,这绝对不是的,或者是因为现代的环境,或者是发生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你也知道人类的历史上有空白,说不定...”那位朋友的眼神狂热。

  而我很冷静的问他:“那么假定兽人存在,什么狐狸人,熊人之类的,你觉得会存在于现代社会当中吗?”

  “不,这不可能,你是关于狼孩的故事看多了吧?就算道士也不能证明他们存在过。”朋友的眼中显出了戏谑。

  “或者你会怎么对待他们?”我追问了一句。

  “开玩笑,我的态度重要吗?恐怕早已经被人们围观,然后指指点点了吧?最后羞愤而已,不然就是没自由!”朋友喝了一杯酒。

  然后我只能笑着无言,我是狼孩的故事看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