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零八章 龙墓之谜(一)

第一百零八章 龙墓之谜(一)

  三天的时间过得很快,但也平静而安宁,和如雪相守,听听智狐长老的那充满了智慧的谈话,觉得这里真的是一个一入便能弃凡尘的地方,但这里毕竟不是真的龙墓,真的龙墓到底是有什么我还猜测不出来。

  我唯一遗憾的地方就在于,我在这里住了三天,传说中在这里修行的修者我始终没看见一个。

  或者,他们的境界已经高到了能真正入定,忘却时间的境界了吧。

  而承一哥遗憾的地方却在于,不能在这里多呆些日子,让他漫山遍野的能采来更多的好药,当然他是遵守这里的规矩的,只敢取一点点,绝不敢断绝这些药的‘生机’,这也是采药人对自然的一种慈悲,这里严格的遵循着这种慈悲。

  参精我没有见到,但是承心哥见到了,得到了一条不算小的根须,让承心哥奉若珍宝,我隐约得知如果不是这些面具之人领着,我们或许根本接触不到参精一点点,那次吴老鬼看见怕也只是巧合。

  智狐长老告诉我,这参精也算是这片天地中有灵之物的一种了,原本是绝不准触碰的,这次例外!

  我听到这里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承心哥,在我心里参精如若到了有灵的境界,应该就是一个白呼呼的胖娃娃了吧?他弄到了一条根须,不是把胖娃娃的四肢给扯断了吗?

  承心哥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白了我一眼,说到:“说出来会让你震惊的,参精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这条根须不会把它怎么样的。”

  既然承心哥这样说了,我也就不再追问什么了,其实我对那些药材什么的,真的不是太感兴趣。

  还有值得欣喜的事情,就是吴老鬼终于好转了,毕竟这里有极品聚阴之地的存在,所以生长了很多‘异样’的植物,这些东西可能人类不会拿来入药,甚至对人类有害,却对吴老鬼有大大的补益,加上这里有一个极品的聚阴之地,吴老鬼的恢复指日可待。

  而吴老鬼也决定留在这里了,做为一个完全失去了‘投胎’可能性的老鬼,这里对它来说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它很轻松的对我们说:“让如雪姑娘一个留在这里,不能够啊,我得陪着。你们俩犊子,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了,快点走吧。”

  其实我很好奇投胎是怎么一回事儿,吴老鬼很茫然,就说这是灵魂本能的东西,觉得应该这样做,但是错过了就错过了,具体的它也说不清楚。

  “那有地府吗?”其实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一样有我好奇的地方存在。

  吴老鬼脖子一梗,对我说到:“我咋知道?”

  然后,我就想抽它了!

  而它决定留下来的话,是在送我们入龙墓的时候说的,话很不客气,但是听来我却还是忍不住伤感,有时也叹自己的命,明明在心里是在抓住每一个对我重要的人,对他们好,和他们平静的相处,可实际上,我却在岁月中不停的失去着,如果失去也是一种修炼,那么,好吧!

  我伤感,承心哥却不客气,对着吴老鬼吼到:“看我不顺眼,是不?也好,你决定留下了,我也不用供奉你了,老子现在就抽你一顿,我也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吴老鬼一下子缩起了脖子,大喊到:“其实我舍不得你们,别抽我。”

  承心哥一笑,不可能真的抽它,我们怎么可能与它计较,所以刻意与它打闹一下,也就转身走了。

  只是走了没几步,吴老鬼的声音忽然大声的从背后传来:“我是真的舍不得你们,可我一个孤魂野鬼还是在这里养老好了。”

  我和承心哥几乎同时脚步一停,然后回头,看见小喜小毛也窜了出来,一双清亮的眼睛里透出的是对我们的不舍,终究还是要告别的,我们对着它们挥了挥手,一切就尽在不言中吧。

  “这入了龙墓就能出去,还真是奇怪。”承心哥没话找话,但他的眼眶有些红。

  我紧紧牵住如雪的手,没有答话,其实我也并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龙墓就是我们这一次老林子之行的终点,在中间,我即将要失去了,我也得到了,可是这段岁月是真的过去了。

  我原本以为开龙墓,对于这些面具之人来说,一定有一个神圣的仪式什么的,然后才能开龙墓,却不想他们只是云淡风轻的让我们三人前去就好了,并告诉我们开门的机关就在藤蔓遮住的一旁,很好找的。

  “我以为那些面具之人很凶恶的,毕竟壁画上他们还献祭人心给嫩狐狸,没想到也不是这样啊?”我没接承心哥的话,而是随便找了一个话题扯淡。

  如雪却说:“也许就如力熊说的吧,既然人觉得吃动物没有什么不对,那动物吃人,献心,他们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只不过人类是万物之灵,上天的恩宠,万物杀人过多,是会沾染上极大的恶因的,他们心中或许也有不甘的疑问吧,毕竟那么多年在这里固守,按照智狐长老的说法,是在还孽,却也叹息,人类根本不珍惜这份恩宠,热衷于自相残杀。”

  我们都沉默,因为这个问题并不是我们几个能讨论出一个结果的,这需要岁月让人类的心性进步吧。

  而不知不觉之间龙墓也已经到了。

  ——————————————分割线——————————————

  还是这样一个凄凉的地方,我们又再一次来到了这扇石门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我们能进去,进去以后,我和承心哥离开,如雪留下!

  在门前,如雪在召唤虫子,而我和承心哥则找到了那个机关,真的就在那些藤蔓之下,很显眼也很简单的一个旋转似的机关,然后就静静的等待如雪。

  在如雪的召唤之下,虫子很快就聚集在了一起,就像一大片铺天盖地的乌云。

  我默然无语的扭动了那个机关,并不吃力,很震惊那么多年以来,这个机关依旧灵活!

  ‘轰隆隆’,随着机关的扭动,那石门发出了沉闷的响声,然后缓缓的洞开了,一股子烟尘的味道扑鼻而来,一眼望去,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进去吗?”承心哥忽然有些犹豫的望着我,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进去吧。”我紧紧的牵着如雪的手,平静的回答到,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也就没有回头的可能了,我知道承心哥在担心什么,可是尽管心疼,但不后悔,就是我现在唯一的态度。

  我记得老张那一句话,不能挽留,就祝福,让女孩子心里不再有负担。

  所以,我在回答了之后,很是干脆的就牵着如雪进入了那个看起来黑沉沉的入口。

  和我想象的进入之后应该是一个绝大的黑暗的大厅不同,借着外面的眼光,我看见入口之处就是一个不到十平方米的小厅,没有任何的装饰,只有一排古朴的繁体字:“迎天下有能之士。”

  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三个都呆住了,因为在我们固执的思维力,谁死后都是希望能够长眠,而长眠之地不受打扰的吧?怎么还有欢迎的意思?而且是欢迎入墓?这未免太扯淡了吧?

  可是整个小厅除了这一排字,就没有任何的线索了,只剩下一个入口就在字的下方,同样也是黑沉沉的。

  我们三个没有说话,还是我牵着如雪,首先进入了那个黑沉沉的入口,承心哥紧随其后,借着那一片虫云也跟着涌入了龙墓!

  在虫云的嗡嗡声中,我们已经进入了那个入口,却发现这是一道向下的阶梯,就只是简简单单的阶梯,两旁的石墙之上,也没有任何的留字和雕刻。

  在黑暗中有些看不清楚,我们只能小心的,沉默的往下走着,可是这石梯好像很长很长,在绝对的黑暗里,我们也没有什么时间的概念,只是本能的觉得向下走了很久很久,大概有二十多分钟吧,这石梯好像还是没有尽头似的。

  承心哥忽然开口说到:“承一,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走这石梯,我有好几次都有那种感觉,就是我们才来到这里,穿门而过的感觉。”

  “你没有感觉错。我也是!”我尽量平静的回答,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除了接受与平静,我们又还能做什么呢?

  石梯给我的感觉是垂直向下的,虽说尽量平静,我还是忍不住朝上看了一眼,既然是垂直向下,总还是看得见入口,毕竟我们打开了龙墓,阳光照进那个小厅,入口处应该是有光的。

  可是,我发现,哪里有什么入口,入目处只是黑沉沉的一片!

  我想,我们所在的地方怕是又来了一次诡异的‘转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