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零九章 龙墓之谜(三)

第一百零九章 龙墓之谜(三)

  再接下来一段,就是讲这条龙在下方的一些事情,讲的很简单,说来也不过就是几件事,初来下方的不适应,后来找到了一个勉强气(灵气)充足,可以让自己生存,躲藏的地方。

  尔后,为了打发岁月,收服了四大妖魂,刻意的结交一些修者,当终究也是想回到家乡。

  不过,现实总是让人失望的,它达不到回到家乡的条件(这里我不太能理解条件是什么),或者它认为自己也算入了‘恶果’中的一节,可是它深信因果,也知道上天对人类的恩宠,所以约束着自己的行为,一直安然的度过岁月,也不停的还是在找寻方法回去。

  但最后,它是尝试了很多办法,它也只能驻留在这里。

  慢慢的,到后来,它感觉到了自己生命的尽头,毕竟下方和它的故乡是不同的,在这里它没有那么悠长的寿命!

  于是,它准备在生命尽头的时候,孤注一掷,想破开一些障壁,回到昆仑!

  但是,那‘惊天’的行动却还是失败了,它凝聚了自己全部能力的一抓,不仅失败了,而且令到高等的法则产生了微小的错乱(时间,空间),它注定葬身于此了。

  可对故乡的眷念怎么可以停止?所以它在这里修建了龙墓,这个龙墓就建在这个世间少有的‘灵秀’之地,并用大阵聚集着灵气,开辟了数间修室,只期待那时的昆仑传道者,能来到这里,在它真正的埋骨之地,那错乱的地方,再次破开障壁,把它的尸身带回昆仑!

  这一片文言文,记述到这里就完全结束了,可是我和承心哥起码足足呆立了五分钟,才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

  “承一,你看见了吗?”承心哥一开口,竟然问我的是如此傻的问题。

  “嗯,我看见了。”我也傻傻的回答到。

  “这里真的是龙之墓,是来自昆仑的龙,所以说它是仙人墓也没错,你的想法是什么?”承心哥问到。

  “我想师祖和师父都来过这里吧,往里走,我们就会得到答案吧。”我说到,只是在回答的同时,我还是心思在翻腾,那是如何威势的一击,想要打破障壁,时间和空间一直是道里的最高法则,竟然能引起微小的错乱,太过逆天了。

  可是,世界真的不存在这样错乱的地方吗?也不存在这样的事情吗?

  我想应该这里不是唯一,被掩盖下来的事情不说,就是一些已经流传开来的事情,比如说失踪的客机,失踪的人,忽然重叠的街道,看见的另外一个空间,那些一次次的辟谣,是假的吗?我只能说不知道!

  因为我原本以为那些和我的生活没有关系,就算我是一个修者,但是也不是世界之谜的探索者,除了我华夏的道,我连那传得神乎其神的亚特兰蒂斯文明都不曾有过半分兴趣。

  但到如今,看见了这篇震撼的文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总不能说是一条龙在吹牛吧?

  带着这样的心情,我们继续前行,这一条长长的走廊,除了珠光宝气,和入口的那一篇文章,也没有任何值得探究的地方。

  那些壁画雕刻的犹如大师的手笔,但大多也是简略的记述了龙的一些事情,比如授业于妖物,收服四大妖什么的。

  这一切,在我读过了那篇关于昆仑的文章之后,已经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了。

  在这一条走廊走完以后,我们进入了另外一条走廊,也不由得感慨,比起那些机关百出的王侯将相之墓,这龙墓简直简单的令人发指!

  入目的这一条走廊就更加的简单,连珠光宝气,富丽堂皇都已经消失了,只是青石堆砌而成,简单的没有任何装饰,除了那依旧华丽的长明灯,另外就是这走廊的两边,对应着一间间的房间!

  房间有多少,我们不知道,因为这里的长明灯到后面莫名其妙的就没有了,尽头是一片模糊的黑暗,我们也看不清楚,只能前行。

  而到这里,我也莫名的能明白入墓之时的那一句话大概是欢迎天下有能之士的话了,原来,这条龙只是想它的尸骨能回故乡。

  我不明白昆仑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下方又该有怎么样的劫难,让昆仑的有能之士不惜逆天洞开昆仑之门,我也明白空间和时间是多么至高的法则,所以,我只能叹息,那一次的事件,确实让很多昆仑的存在也算是承受了恶果。

  我甚至想起了那紫色的虫子,在补花的记述中,不是也想着要回到家乡吗?

  一路走着,那些房间我们自然是不能错过,而房间的门没有上锁,只是普通的铜门,推开了去,里面也没有多余的陈设,一石床,一蒲团,一石桌而已。

  可是一进入房间,我就感觉到了那澎湃的修者需要的灵气,那条龙果然是开辟了这样的修室,并且把灵气集中在了这里,以供以后有昆仑得道者,或者是有关于昆仑的人在这里苦修吧。

  按照这样的静室应该没有任何的发现,可是在墙上的一排留字,却又是那么的明显。

  我们走过去,仔细的看了,上面的留字异常简单‘昆仑得道者苏正留字,在此十年有余,未得寸功,黯然离去,若他日有解决之道,定回,带遗骸归去。”

  就是如此简单的留字,也让我们深吸了一口气,说明真的有昆仑人来到了这里,可惜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黯然离去了,至于以后,我们猜测,可能也是最终没有办法的,否则龙墓不会继续存在。

  怎么说,这也算我道家的前辈,我和承心哥恭敬的拜了拜,然后静静的离开这间静室。

  接着,我们继续前行,而每间静室,我们都会去一一查探,有少数没有留字,但大多数都有留字,大概意思都是没能成功,黯然离去,当然也不是每一个留字都那么简单,也有叮嘱后人如果来到这里的,要如何如何,有什么吩咐,看这些是大不敬的,所以只要与我们无关,我们也不敢多看,只能恭敬的离去。

  走过了有十二三间静室,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留字的几乎都是昆仑得道之人,而且没有人重复的使用一间静室,这样让我感慨,那一个时代的昆仑授业,其实真的没有扩大多少的影响,因为被阻止了,从静室里的留字,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默默的前行,前方随着我们的前行,也能清楚的看见了,竟然是一道类似于古代房屋屋前的一道影壁挡在了那里。

  影壁上面雕刻着一条活灵活现的五爪之龙!

  这时,我们也才看见,房间只剩余了7间,原来这里只有20间静室!

  如雪静静的盯着那一道影壁,神情让我有一些看不懂,而我心里却隐隐有一些着急,因为师祖说过一切的答案都在龙墓之中,从进来到现在我并没有得到任何的答案。

  只能继续前行,连接走过4间静室,我们都没有看见任何的留字,反而判断那四间静室是不像有人来过的地方,毕竟人活动过的房间,和没有人来过的是绝度不一样的,就从房间的灰尘都可以判断。

  只剩下三间静室了,我难以按捺住自己急切的心情,很干脆的对承心哥说到:“我们干脆反着来看吧,你知道师祖是很厉害的,万一他就想用最靠里的一间呢?”

  “你这是什么理论?最厉害和最靠里的,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吗?”承心哥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我为何说出这一句话,但是我也不想去想原因,而是很干脆的就走到了最后一间密室!

  除了一开始的那一间,和最后的这一间,其它的密室都是两两相对的,我也懒得去管为什么龙墓会这样修建,只是带着有些急切的心情推开了最后一间静室的大门。

  一进入这间静室的大门,我就感受到了一股灵气上冲的气势,这股气势来得太过猛烈,让我立刻抱元守一,不敢丝毫让那股子灵气冲入我的体内!

  原因,很简单,我承受不起!而与此同时,我终于看见了两篇留字,一下子,一颗心都重新落回了胸膛,师祖说的答案应该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