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七章 流过手背的泪水

第七章 流过手背的泪水

  面对着我的诧异,那个略显有些霸气的年轻人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开口说到:“因为我爷爷年事已高,加上现代这个社会骗子很多,我们家就被骗过钱,所以....”

  “所以很防备我,是吗?”我扬了扬眉,但是却并不生气,除开一些知情人,在这个社会上不管是富贵人家还是老百姓,对道家人是什么态度,我还是清楚的。

  有事儿就慌乱的找,没事儿就抱着看热闹,看骗子的心态,这种事情已经成为了普遍的现象,所以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重新走过去,我又坐在了这个年轻人面前,我看他要对我说什么。

  他估计是一个时间宝贵的人,所以也很直接,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素描,递到了我的面前,我接过素描一看,上面画着一个人像,和我倒有六七分的相似,心里也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于是放下素描,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事情原本是这样的,我爷爷老是梦见先祖告诉他,有这么一个人会上我们家来,带给我们重要的东西,要我们以礼相待!你知道,做为一个读过重点大学,出外留学过,从小接受过科学教育的人来说,肯定是不信这个的,我就是这样的人,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我爷爷遇见了骗子,做梦这种事情,如果给予强烈的心理暗示,是可以做到让一个人在一段时间,梦到相同的场景的。”那个年轻人侃侃而谈。

  我喝茶,沉默着,听他说。

  “所以,我展开了调查,首先就是调查我爷爷身边接触较多的人,可惜的是,我没得到什么结果。于是,我有心的根据爷爷的描述,找到专业的人员,把梦中那个人大致画了下来,一直等待着机会,在我的想法里,既然经过了那么长的铺垫,骗子一定是会上门的,到时候,就是可以揭开一切的时候。”年轻人继续说到。

  “所以,你是要告诉我,你已经报警?”我放下了茶杯,心中想,为这么屁大点儿事报警,有哪个警察闲的会管这个?但是,也说不定,有钱人家嘛,防备的总是要多一些,偶尔还有些草木皆兵的意思,这么算下来,平凡的普通人家不见得幸福比他们少,甚至更多。

  钱是用来做什么的?在我看来,如果不是带来幸福感,那钱就是一张纸,一个抽象的数字而已。

  想到这里,我笑了笑,可那年轻人却摇头了,说到:“我原本是这么打算的,只要你在我面前一提钱字,你知道的...”

  “嗯。”我淡淡的点头,然后问到:“为什么又改变主意?”

  “因为我没想到,你真的就只是来我们家送一本册子的,哦,是你所说的传承!我忽然就感兴趣了,甚至有一种想试验的冲动。其实不怕告诉你,当你的生命有钱到了一个地步,除了每天的疲累,不想从一定的社会地位走下来的忐忑,生活真的变得有些乏味,如果让我看见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那年轻人的眼中有了一点点异常的光芒,我看得出来那是向往。

  “瞎折腾!”我评价了一句,然后说到:“你要记得,如果你用所学害人,结果一定很糟糕!这个不是我的意思,是让我把传承给你们的那个人的意思。”

  “那个人是谁?”那年轻人忽然开口问我。

  “我说是你爷爷的梦见的,你祖先,你相信吗?”说完这句话,我已经站了起来,转身准备走了,身后是一片沉默。

  在我要走出大门之前,那个年轻人忽然开口问到:“我现在不能肯定我是否相信,但你的联系方式是真的吗?”

  “除了你有弄不懂的地方,其余的时候,没事儿别打电话。”我的手放在了门把手上,然后顿了顿说到:“另外,告诉你一个故事,曾经有一个家族,也就是第一个得到这个传承的家族,用这传承做了逆天的事情,结果就是家族里的人几乎全部死亡,到现在,已经注定消亡了,别以为我恐吓你,好了,我言尽于此。”

  说完,我就迈出了这扇大门,身后的年轻人是什么表情,我也懒得猜测了,虽然是要传承,但还是说清楚后果的好。

  我以为事情到此就告一段落,却不想这个年轻人比我想象的骨气,在以后的以后,跟一些事情竟然发生了牵扯,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当时,是不可能猜测到的。

  ———————————————分割线————————————————

  办鬼市遗留的事情,加上路程,耽误了我五天的时间,所以,从那座北方小城出发,到我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的事情了。

  我没有回自己的家,而是径直去了爸妈的家里。

  他们的晚年生活,我还算放心,我们姐弟三人都不算太缺钱的人,爸妈也有自己的经济来源,所以,晚年生活是比较富足的。

  另外,我虽然常年不在,我的俩姐,还有小侄儿是常常来陪伴父母的,他们也不算寂寞。

  “三娃儿,行了,你就不要瞎折腾了,让妈来。”厨房里,我执意要为父母做一顿饭菜,却被妈妈执意的赶了出去。

  我爸爸也在旁边帮腔:“三娃儿,你就出来嘛,你妈妈是越来越懒了,你不在家,她一天到晚忙着参加什么老年人活动,连饭都不给我好好做,你这次回来了,该她勤快一回。”

  就这样,我被爸妈联合起来赶出了厨房,在客厅的沙发上,和爸爸相对静坐,却一时间没有话说。

  其实,我内心是忐忑的,毕竟在北方小城任性的停留一年,几乎是消息全无的颓废过着,我爸妈不是不知情,不说别人,就算是酥肉也不会对我爸妈隐瞒,所以,我怎么能不忐忑。

  这样的行为,在我的生命中从来没有发生过,自己回想起来,也知道这只怕是最大的不孝,可从我回来到现在,我爸妈几乎就没问过半个字。

  他们不提,我也不敢说,所以,就只能和爸爸沉默的在客厅坐着。

  妈妈的手脚麻利,身体也不错,一桌子饭菜很快也就弄好了,然后招呼我和爸爸坐过去,准备吃饭了。

  饭桌上,几乎都是我爱吃的饭菜,爸爸拿起酒瓶,自己倒了一杯,也给我倒了一杯,很不容拒绝的话:“陪我喝一杯。”

  于是,就陪爸爸喝酒,只是还是很沉默,除了妈妈不停的给我夹菜,让我多吃点儿。

  我发现自己越长大,反而越不会‘肉麻’,越不会去说一些话让父母开心,就比如告诉妈妈一声儿,就算我吃遍了全天下的美食,也比不上妈妈做的菜。

  事实上,我在心里也是这样认为的。

  酒过三巡,爸爸的话多了起来,却都是天南地北的扯淡,没有提起过我几乎没有消息的一年,更没有痛骂我,几乎连手机都不开。

  我很紧张,唯唯诺诺的听着,我想多陪陪他们,却在此刻很害怕陪着他们,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胆怯心理,我自己都不明白。

  ‘啪’爸爸忽然放下了酒杯,很认真的望着我,说到:“三娃儿,你以为你妈,你老汉是很想要个孙子,对头不?”

  我一下子愣了,这话什么意思?

  “喂,老头儿,三娃儿才回来,我们不是说好不骂他,不烦他的啊?你是不是喝一点儿酒,又开始了?”我妈一仍筷子,表现的比我爸还厉害?

  说好不骂我?不烦我?我端着酒杯,一下子心酸的发疼,爸,妈!

  却不想我爸却说到:“不得行,我要说,我今天就是想告诉儿子,其实我们两个是想抱孙子,但那根本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我们都怕,以后我们不在了,三娃儿老了,一个人孤独终老,身边也没一个伴儿!如果是那样,我们才是到死都闭不上眼睛啊。”

  我一口灌下了杯子里的酒,然后连声的咳嗽起来,听着爸爸的话,我想流泪,可是我已经长大了,一个男人怎么好再哭,情愿是假装被咳出的眼泪吧。

  我妈连忙走过来,帮我拍着背,柔声的说到:“三娃儿,你爸说的是真话,哪怕你八十岁了,你也是我们儿子,我们在一天,就没得办法不担心你一天。如雪走了,你难过,我和你老汉跟着一起难过,难过的不比你少啊!原本,我们都认命了,你们要不结婚,以后老了,有个互相扶持的伴儿也好,哎..这世界上的事情咋说的清楚喃?我们怕你想不开啊。”

  我没有答话,捂着嘴,假装还在咳嗽,双眼通红,这咳得喘不过气啊,所以泪水就流过了手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