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返回首页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章 父女(上)

第八章 父女(上)

  我在家住了一个星期,就是单纯的陪陪爸妈,有些话长大了不好意思说出口,可是在我要走的前一天,还是告诉了爸妈。

  “爸,妈,以后我去哪里,不管是哪里吧,哪怕是天上地下的,我出发之前都会告诉你们,只要能打电话的时候,我就一定会打,以后我再也不做什么消失的事情了。”

  说这段话的时候我很认真,我妈听了,抹了抹眼睛,然后紧紧的搂着我,至于我爸,愣了很久,半晌才说到:“好,好,就是要这样。”

  其实是我该感谢父母的,不论我在外面受了什么伤,经历了什么痛,回到他们身边,他们总是用爱来包容我,就算他们不能抚平我的伤口,不能止住我的疼痛,可是有他们在,我就还有温暖。

  是我该珍惜他们,从懂事那一刻开始,就要一直的珍惜!

  飞机飞往了天津,我很安心,我有父母,就有家,就有根!

  到了天津,我第一时间就马不停蹄的去找刘师傅,解决了他女儿的事情以后,刘师傅就没有住在那小楼里了,我也不知道他具体住在哪里,唯一的线索,就是沁淮给我的一个号码,他说那是刘师傅新住址的电话。

  其余的,沁淮好像有点儿欲言又止的样子,没有过多的评论什么。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是刘师傅接的电话,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听,只是对比起来,显得更加的苍老了。

  “刘师傅吗?我承一,我到天津了,想来看看你?方便吗?”刘师傅的性格多少还是有些怪异的,他不见得就愿意我去看他,所以我在电话里才问的小心翼翼。

  那边沉默了好一阵子,才说到:“来吧,一个人也怪寂寞的。我现在住在XXX。”

  刘师傅回答的比我想象中的爽快,但是我却是忍不住诧异,为什么是一个人,他的女儿不是已经借用逆天之术完全恢复了吗?

  这样想着,我还是招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刘师傅给我的地址,朝着那边赶去。

  到了地方,我有些震惊,我没想到刘师傅会住在这样的地方!

  是这个地方太偏僻简陋了吗?显然不是,恰恰相反,这个地方是这里的富人区,刘师傅所住的地方竟然是别墅。

  想起他以前住的那栋简陋小楼,产生了对比,所以才让我震惊。

  我按照刘师傅所给的地址,找到了刘师傅所在的别墅,按了半天门铃,都不见有人来开门,我索性点了一支烟,耐心的等待着,直到一支烟都抽了快一半,才听见门打开的声音,站在门前的不是刘师傅,又是谁?

  以前我见他,几乎都是在那栋昏暗的,大白天都要开灯的小楼里,几乎从来没有见过在阳光下的刘师傅,陡然这样看见,我忍不住呆了一下。

  比起一年多以前,他更加的苍老了,全白的头发没有几根了,长长的,支楞着,很乱的样子,更瘦了,几乎是皮包骨头,而脸上的皱纹就跟干涸的土地一样,形成了深深的沟壑,比以前我觉得的风干的橘子更加的夸张!

  我以为听他的声音,显得更加老了是我的错觉,没想到见到人以后,才清楚这一切原来并不是我的错觉。

  怎么会这样?从我师父带我第一次见他,到一年多以前,他还在不时的为女儿续命,我都觉得他没多大变化,到如今,女儿终于能过上正常的生活了,他反而....

  我站在门边,眉头微皱的沉思着,刘师傅却开口了:“不进来?”

  “哦,进来的。”我赶紧说到,然后进了门。

  门内是一间异常豪华的大厅,处处的都透着奢靡的色彩,我不太懂所谓的家具摆设,可是那种奢靡的意味就算不懂这些,也可以感觉的出来。

  可我在乎的不是这个,我看见的只是刘师傅一步一挪的走着,每一步可能只能跨越20厘米左右的距离,而且相当的不稳,就如在狂风中的小树,随时都有摔倒的可能。

  怪不得等了那么久才开门,他就是这样挪出来给我开门的?

  这样想着,我赶紧上前两步,扶着刘师傅,问到:“去哪里?”这个问题不傻,毕竟这是三层的别墅,刘师傅要带我去哪个房间,我也是不清楚的。

  “三楼,我的书房和卧室都在那里。”没有拒绝我的搀扶,刘师傅很直接的跟我说到。

  我却吃惊了,三楼?同时心里还有一股压抑不住的怒火,所以也没忍住,就直接的问刘师傅:“你行动那么不方便,为什么要住三楼?楼下不是有房间吗?”

  刘师傅看了我一眼,眼神里竟然有一丝哀伤,但更多的是责怪,好像我不应该多事一样。

  他没说话,我被这样看了一眼,也讪讪的不好再问,只能沉默着,几乎是半抱的把刘师傅弄上了三楼。

  三楼依然保留着刘师傅的书房,进去以后,发现除了地面和墙干净一些,几乎和从前没有太大的区别,刘师傅让我扶他到老位子坐下,然后我坐到了他的对面。

  “家里没人,就不给你泡茶了。”说这话的时候,刘师傅舔了舔嘴唇,其实我不是非要喝茶不可,可是我觉得他想喝茶,于是就站起来问到:“茶叶和杯子在哪里?我来泡吧,正好渴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呗。”

  刘师傅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但还是没有说话,一切就尽在不言中吧。

  我的心中升腾起几分悲凉的感觉,刘师傅不说,不代表我没有感觉,可是这种事我又怎么好多说?

  他到底是有些要强的人,否则也不会带着随时都会死的女儿,一个人靠着自己撑了那么几十年,他感激我,无非就是我借着口渴,没有说破他想喝茶,都没有办法的尴尬。

  阳光照射在屋子里,照着热茶升腾的蒸汽,整个房间茶香袅袅。

  我开口想说什么,却发现想说什么都不合适,只能和刘师傅就这样静坐无言的呆在房间里。

  “呵..”刘师傅手有些颤抖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声,眼睛半眯着盯着窗外的阳光忽然开口说到:“在以前呢,我是讨厌这太阳光的,因为小囡见不得阳光,连带着我也讨厌了。”

  “小囡?”我诧异。

  “我女儿的小名,这么些年,叫习惯了,改不了口了。”刘师傅半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说到。

  我没有开口,静待刘师傅的下文。

  “小囡住够了那栋小楼,说以前没有过过好的生活,所以想要住最好最好的地方,我们搬了两次家,索性就拿出大半的积蓄,买下了这里的房子。”

  只是住两年而已,这...我有些发愣,可是别人的钱要怎么花,显然我是没有发言权的。

  刘师傅好像很寂寞的样子,和以前少言寡语的他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又继续说到:“搬来了这里,也是不错的。至少我发现了晒太阳的好处,以前不喜欢,现在觉得晒着暖洋洋的,很不错。”

  “那就多晒晒吧。”说着,我站起来,彻底拉开了窗帘,一时间房间变得阳光灿烂。

  “沈星是个好姑娘。”刘师傅幽幽的开口说到。

  站在窗前的我,身子僵了一下,然后强笑着开口说到:“怎么忽然说起这个了?刘师傅,你的茶不错。”

  我刻意转换着话题,可是刘师傅只是自顾自的说到:“那姑娘好,我帮她一次,她照顾我的饮食起居细心的很,还帮着照顾小囡,平日里就安安静静的看书,是个好姑娘啊。”

  刘师傅的声音有些落寞,我却连强笑都笑不出来。

  “世间呢,有因果,就一定有报应,留不住的何必强留,就算强留下来也变了味儿,还不如小时候可可爱爱的站在那里,脆生生的喊爸爸,彼此都好,我留下最好的回忆,她不用承受那么多年的折磨。可是,就算这样想,我还是舍不得她死啊,舍不得。”刘师傅似是自言自语的声音回荡在很大的书房里,我却只能假装没有听懂。

  “承一,过来坐吧,陪我说会儿话,是要出发去找蓬莱了吗?”刘师傅忽然张开了眼睛。

  我连忙的坐过去,说了一下大概的安排。

  “能不能晚一些时候再彻底的出发,我想身后事让你来办,没有多久了。”刘师傅忽然扭头看着窗外,如此的对我说到。